开讲啦陈履生演讲稿:在博物馆拍照很傻

我身后的这张图片,不是商场,不是电影院,它是国家博物馆的西大厅,我们的公众必须要经过的一个地方。这是2015年8月12号,下午4点28分,当我路过我们的公共区域的时候,看到这样一个场景,我不由自主地拿起了相机,拍下了这样一张照片。4点28分,临近闭馆的时间,是最普通的一天。由此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中国国家博物馆在2014年被美国国际主题公园及景点协会评为全世界观众人数第二多的博物馆,位于法国卢浮宫之后。五年前,我们的观众才300万,现在我们到了760多万,可见,我们的博物馆发展水平之快,水平之高。只有国家的强大,才有博物馆的强大,只有博物馆的强大,才有国家文化的强大。博物馆正成为一个国家,一个城市中最重要的窗口。

就我个人而言,我去过世界上160家博物馆,但是很难一眼看到底,每一个馆的藏品,因为藏品在不断地变化,所以博物馆需要不断地去看,博物馆因展览而鲜活。西方国家的着名博物馆有丰富的中国艺术品的收藏,但是我们中国国家博物馆没有外国的收藏,这成为我们的一个心病,我们要不断地引进国外的展览。2014年是我们馆历史上参观人数最多的一个年头,这一年我们的参观人数是766万,因为这一年是中法建交50周年。我们办了一个特别的展览,这个展览叫《名馆·名家·名作》,虽然只有十件作品,但是它集中了卢浮宫、凡尔赛宫、蓬皮杜现代艺术中心、奥赛博物馆、毕加索博物馆这五家博物馆的藏品。为什么这件事很了不起呢?因为这五家博物馆彼此之间没有合作,在法国艺术史上,如果举出一百件作品的话,这十件作品都在其列,即使这十件作品都在巴黎同时展出,也至少要去五家博物馆才能看到这十件作品。但是我们让你不出国门,到国家博物馆就可以看到这十件作品。常规来说,这样一个展览,从策展到展览开幕,少说要三年的时间,多则五年、六年,甚至更长,但是我们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不到半年,这个展览就如期地开幕了,这就是我们努力的结果。

那么我想,在这么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话题中,博物馆应该是什么?博物馆除了有独特的藏品、宏伟的建筑、多功能的设施外,它应该是我们受教育的第二课堂,一个特别的休闲场所,还应该是我们公众的文化依赖。就好像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博物馆那样,在世界范围之内,博物馆正在越来越多样化。除了展览之外,世界各国的博物馆都有自己的餐厅,有自己的纪念品商店,有自己的书店,有自己很多为公众服务的设施。很多博物馆把自己最好的环境、最好的空间让给这些为公众服务的、特别的设施。很多人不理解,博物馆怎么这么强调吃喝?博物馆为什么办很多商店?我也可以举个例子,但这个例子比较独特。阿姆斯特丹有一个世界最大的电影博物馆。这个电影博物馆每年的观众中,有三分之二不是来看展览的,是来喝咖啡的,来吃饭的。这就是博物馆独特的休闲功能,这是培养公众对于博物馆形成独特的文化依赖的重要一环。如果没有这样很好的服务,不能让公众除了教育审美之外,能够感受到特别的文化休闲的话,我想,博物馆还没有进入到当代发展的这种步伐之中。

刚才做过调查,在场各位多数去过博物馆,也有去过两次博物馆的。但是我没有做调查,有没有去过国家博物馆的。我们常常用三句话来总结国家博物馆,它是中华文化的祠堂和祖庙;它是国家的文化客厅;它是“中国梦”的发源地。2012年11月28号,习近平总书记带领中央政治局全体成员来到国家博物馆参观正在展出中的长期陈列《复兴之路》。特别要说的是,这是在开馆之前,观众还没有来到博物馆。没有红地毯,没有铺鲜花,而且9点钟观众进来之后,完全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在这次参观中,习近平总书记谈到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从此,“中国梦”在神州大地成为每个人所憧憬的一种梦想。

可能你们都没有猜到我的“中国梦”是什么,我的“中国梦”并不复杂,很简单,就是两条。第一条,是希望国家博物馆的护栏越来越少,甚至没有。这一点我感到很伤心,因为国家博物馆的护栏是全世界博物馆中最多的。第二条,就是我希望我们的后人能够在国家博物馆举办他们的婚礼。因为全世界的重要的博物馆都是年轻人所向往的举办婚礼的地方。年轻人如果在这里举办婚礼,未来他们有了孩子之后,他会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到博物馆,并告诉孩子们,他们的父母是在这里结的婚,他们的父母对这里的文化的感觉。孩子的孩子会告诉他们的孩子,他们的爷爷、奶奶当年是在这里结的婚,他们的父母是在这里结的婚。这种代代相传所形成的一个民族的文化依赖,正是博物馆存在的基础和价值。

我的这两项,不算要求很高的中国梦,但在当下中国实现有相当的困难。所以在这样一个特别的公共空间中,我们希望公众能够更多地走进博物馆,不是一次、两次。我希望你们把约会地点定在博物馆,我希望你们能够在博物馆举行自己生日独特的游览,我也希望你们能够跟自己的孩子在我们的后母戊鼎前,叙说当年的感知和现在的认识。因为数以万计的历史文物、艺术品陈列在那里,它们每天静静地在自己的位置之上,给予每一位过客,发出了它们的文化信号。这个信号,时间有长有短,有远有近,但是他们所表露的中华文化的传统绵延不绝,这是我们今天博物馆所承担的独特的一个历史使命。

我希望今天在座的各位,能够不辜负我今天所说的话,希望你们来到国家博物馆,多来几次,谢谢大家!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